古诗词大全_诗词_古诗词_诗词歌赋_经典诗句_诗歌_诗词美文网

欢迎访问诗词美文网,本网站为您提供古诗词,诗词歌赋,诗词赏析学习!

柏舟

2021-02-02 18:43分类:诗经 阅读:

 

 
 秦:无名氏
 
  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。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。微我无酒,以敖以游。
 
  我心匪鉴,不可以茹。亦有兄弟,不可以据。薄言往愬,逢彼之怒。
 
  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。
 
  忧心悄悄,愠于群小。觏闵既多,受侮不少。静言思之,寤辟有摽。
 
  日居月诸,胡迭而微?心之忧矣,如匪浣衣。静言思之,不能奋飞。
 
 
 
   【生僻字注音】
 
  髧(dàn)  髦(máo)  慝(tè)
 
 
 
  注释:


 
  微:非,不是 1.泛:浮行,漂流,随水冲走。  2.流:中流,水中间。
 
  3.耿耿:鲁诗作"炯炯",指眼睛明亮;一说形容心中不安。
 
  4.隐忧:深忧。隐:痛嘆汎:同“泛”,意思是在水面上漂浮。柏舟:柏木制成的小船。嘇流:水流的中间。
 
 
 
  5.微:非,不是。
 
  6.鉴:铜镜。
 
  7.茹(rú如):度,或容纳。
 
  8.据:依靠。
 
  9.薄言:语助词。愬(sù诉):同"诉",告诉。
 
  10.棣棣:雍容娴雅貌;一说丰富盛多得样子。
 
  11.选:同"巽",屈挠煺让貌。
 
  12.悄悄:忧貌。
 
  13.愠(yùn运):恼怒,怨恨。
 
  14.觏(ɡòu够):同"遘",遭逢。闵(mǐn敏):痛,指患难。
 
  15.寤:交互。辟(pì屁):通"擗",捶胸。摽(biào鳔):捶,打。
 
  16.居、诸:语助词。
 
  17.迭:更动。微:指隐微无光
 
  18.澣(huàn浣):洗涤。
 
  闵:病痛,引申为谗言
 
  [2]:音票,捶,打
 
  鉴:镜子。
 
  茹:度,或含
 
  据:依靠
 
  [1]:音诉,告诉
 
  愠:音运,怨恨
 
  觏:遭逢。
 
  译文1:
 
  柏木船儿荡悠悠,
 
  河中水波漫漫流。
 
  圆睁双眼难入睡,
 
  深深忧愁在心头。
 
  不是想喝没好酒,
 
  姑且散心去邀游。
 
  我心并非青铜镜,
 
  不能一照都留影。
 
  也有长兄与小弟,
 
  不料兄弟难依凭。
 
  前去诉苦求安慰,
 
  竟遇发怒坏性情。
 
  我心并非卵石圆,
 
  不能随便来滚转;
 
  我心并非草席软,
 
  不能任意来翻卷。
 
  雍容娴雅有威仪,
 
  不能荏弱被欺瞒。
 
  忧愁重重难排除,
 
【译文】2


 
  轻轻划着柏木舟,
 
  飘飘荡荡河中游。
 
  齐眉垂发少年郎,
 
  才是我的好配偶。
 
  发誓至死无另求!
 
  我的母亲我的天,
 
  不体谅我的感受。
 
  轻轻划着柏木舟,
 
  飘飘荡荡河边游。
 
  齐眉垂发少年郎,
 
  真正是我的.配偶。
 
  至死不变此追求!
 
  我的母亲我的天,
 
  不体谅我的感受。
 
  小人恨我真可恶。
 
  碰到患难已很多,
 
  遭受凌辱更无数。
 
  静下心来仔细想,
 
  抚心拍胸勐醒悟。
 
  白昼有日夜有月,
 
  为何明暗相交迭?
 
  不尽忧愁在心中,
 
  好似脏衣未洗洁。
 
  静下心来仔细想,
 
  不能奋起高飞越。
 
译文3


 
我乘坐那一片白木小舟,也任其轻飘水面随水流。夜深深我两眼睁睁难以入眠,是在是心中有无限忧伤;
 
并非我无解愁酒,我只想放舟散心游。我心并非青铜镜,天下事事可照清。
 
 
也有同胞兄弟,难以依凭述真情。本是我去诉说忧伤获得安慰,往往横遭欺落与指责。
 
 
我的心不是那路边的石头,可以由人随意搬转。我的心也并非身下席,任谁都可以乱卷翻。
 
虽受磨难仪容端,绝非落魄任你拣选。心里忧伤隐隐疼,只恨小人无品行。
 
 
我生坎坷多磨难,尝尽人间屈辱;无言心中万千苦,静言捶胸心更痛。
 
 
我问日升月落,为何交迭而我没有感觉到灿烂光辉?悲苦忧伤愁心洗不尽,好像一堆脏衣,不言静心再细思,再无奋发高飞心。
 
 
 
赏析《柏舟》鉴赏:


 
     此诗到底为何人何事而作,历来争论颇多,迄今尚无定论。简略言之,汉代时不仅今古文有争议,而且今文三家也有不同意见。《鲁诗》主张此诗为“卫宣夫人”之作,后为刘向《列女传》之所本,《韩诗》亦同《鲁诗》说(见宋王应麟《诗考》)。《诗序》说:“《柏舟》言仁而不遇也卫顷公之时,仁人不遇,小人在侧。”这是以此诗为男子不遇于君而作,为古今文家言。今文三家,《齐诗》之说,与《诗序》同。从此诗的内容看,似是一首女子自伤遭遇不偶,而又苦于无可诉说的怨诗。其抒情口气,有幽怨之音,无激亢之语。还有一说这是一首女子因不被丈夫宠爱,见侮与众妾的诗。
 
全诗共五章三十句。首章以"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"起兴,以柏舟作比。这两句是虚写,为设想之语。用柏木做的舟坚牢结实,但却漂荡于水中,无所依傍。这里用以比喻女子飘摇不定的心境。古人乘船用“泛”字,给人一种舒缓貌,很能引起不尽的遐思因此,才会"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"了,笔锋落实,一个暗夜辗转难眠的女子的身影便显现出来。饮酒邀游本可替人解忧,独此"隐忧"非饮酒所能解,亦非遨游所能避,足见忧痛至深而难销。
 
“我心匪鉴,不可以茹。”这句话是说:镜子可以不分美丑善恶将一切东西的影象都照进去,我的心则不能像镜子那样不分美丑善恶都加以容纳。这样的比喻令人耳目一新。我们一般地将镜子比喻成美好的事物,比如说“心如明镜”“以铜为鉴”等等。我们正可以从这样的比喻中受到启发,有意识地运用这样的比喻,进一步扩大镜子在现代汉语中的象征意向。在内容上,此句表达了作者明辨是非的性格特点。“亦有兄弟,不可以据。薄言往诉,逢彼之怒。”
 
次章紧承上一章,这无以排解的忧愁如果有人能分担,那该多好!女子虽然逆来顺受,但已是忍无可忍,此时此刻想一吐为快。寻找倾诉的对象,首先想到的便是兄弟,谁料却是"不可以据"。勉强前往,又"逢彼之怒",旧愁未吐,又添新恨。自己的手足之亲尚且如此,更何况他人。既不能含茹,又不能倾诉,
 
第三章是反躬自省之词。前四句用比喻来说明自己虽然无以销愁,但心之坚贞有异石席,不能屈服于人。"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"意思是说:我虽不容于人,但人不可夺我之志,我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尊严,决不屈挠退让。其意之坚值得同情乃至敬佩。
 
第四章诗对主人公那如山如水的愁恨从何而来的问题作了答复:原来是受制于群小,又无力对付他们。"觏闵既多,受侮不少"是一个对句,倾诉了主人公的遭遇,真是满腹辛酸。入夜,静静地思量这一切,不由地抚心拍胸连声叹息,自悲身世。全诗的意思是:主人公原是一个待嫁的姑娘,她选中的对象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郎,--只消看他披着两髦,尚未加冠就可以知道。姑娘的选择未能得到母亲的同意,所以她满腔怨恨,发誓要和母亲对抗到底
 
 
 
    还有一说是男子作,第一章写作者夜不能寐,原因是怀有深忧,无法排遣。首二句,“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”,以自喻,虽以喻国,以舟自喻,喻忧心之沉重而飘忽,以“舟喻国,泛泛然于水中流,其势靡所底止,为此而有隐忧,乃见仁人用心所在”诗一开始就写出了抒情主人公沉郁的心情。接着点明夜不成眠的原因是由于痛苦忧伤一齐涌积心头,这里既有国家式微之痛,又有个人不遇于君、无法施展抱负之苦。“隐忧”是诗眼,贯穿全篇。末二句写出了作者的忧国之心和伤己之情,即使美酒、遨游也不能排除自己的痛苦忧伤。
 
       第二章表明自己不能容让的态度和兄弟不可靠。“我心匪鉴,不可以茹”二句,表白不能逆来顺受之意,辞意坚决、果断,以镜作喻,说明自己不可能像镜子那样不分善恶美丑,将一切都加以容纳而照进去。“亦有兄弟,不可以据。”写兄弟之不可依靠。虽过于落实,但从后两句“薄言往恕,逢彼之怒”看来,却与《离骚》中“茎不察余之中情兮”两句的意思相近,说它是借喻君主,未必不符合原意。  
 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!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!”表明自己坚定不移的刚强意志。这四句以“石”、“席”为喻,表明自己意志的坚定,语句凝重,刚直不阿,哪里有丝毫的“卑顺柔弱”之处(况且即使“辞气卑顺柔弱”也并不能作为妇人之诗之证)。“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”二句,更是正气凛然,不可侵犯。尤其是“威仪”一词,决不可能是妇人的语气,特别是在古代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里。“威仪”从字面上讲,是庄严的仪容之意,《左传·襄公三十一年》记载北宫文子曾对卫侯论及“威仪”说:“有威而可畏谓之威,有仪而可象谓之仪。”并引“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”为证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另外全章六句,每二句的下句均用“不可”一词,形成否定排比句,铿锵有力,气势极其雄健。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写茕独无助,捶胸自伤,原因是被群小侵侮,一再遭祸受辱。“群小”一次对说明作者的身份很有用处,陈启源在《毛诗稽古编》中说:“朱子至谓群小为众妾,尤无典据。呼妾为小,古人安得有此称谓乎?”那么,“群小”“指虐待她的兄弟等人”行不行呢?回答也是否定的,因为果然如此,她就不可能“薄言往怒”了!所以“群小”,只能释为“一群小人”,犹《离骚》中之“党人”一样。第五章写含垢忍辱,不能摆脱困境,奋起高飞,由此感叹统治者昏聩。首二句:“日居月诸,胡迭而微”,以日月蚀喻指蛛蛛昏聩不明。
 
这是一篇直诉胸臆,径陈感受,风格质朴的显示注意作品,“隐忧”为诗眼、主线,逐层深入地抒写爱国忧己之情,倾诉个人受群小倾陷,而主上不明,无法施展抱负的忧愤。首章便提出“忧”字,接着写不得“兄弟”的同情,深忧在胸,屋脊排遣;然后再写自己坚持节操,不随人转移;后边又写群小倾陷,而主上不明,只得捶胸自伤;最后抒发无法摆脱困境之愤懑,向最高统治者发出呼喊,从而将爱国感情表达得十分强烈。
 

 

PPP普洱中国网-专业普洱茶资讯网站,云南普洱茶行业综合信息网站,专业普洱茶报价平台!

上一篇:

下一篇:北风

相关推荐


关注我们

    古诗词大全_诗词_古诗词_诗词歌赋_经典诗句_诗歌_诗词美文网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