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大全_诗词_古诗词_诗词歌赋_经典诗句_诗歌_诗词美文网

欢迎访问诗词美文网,本网站为您提供古诗词,诗词歌赋,诗词赏析学习!

击鼓

2021-02-02 18:41分类:诗经 阅读:

 

秦:无名氏
 
 
 
击鼓其镗①,踊跃用兵②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③
 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④!
 
爰居爰处⑤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 
“死生契阔⑥”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 
于嗟阔兮⑦,不我活兮⑧!于嗟洵兮⑨,不我信兮!
 
[注释]
 
①镗(tang) :鼓声。

②踊跃:操练武术时
的动作。

③南行:指出兵往陈、宋。

 ④忡(chong) :心中不安宁。

  ⑤爰(yuan) :于是。

  ⑥契阔:离合。

   ⑦阔:言两地距离阔远。

   ⑧活:相会、会合。


   ⑨洵(xun):久远。
 
[译文]
 
战鼓擂得响咚咚,战士舞刀又弄枪。别人修路筑漕城,我独出征去南方。
 
跟着统帅孙子仲,平定陈宋之纷争。不让我跟随回家,我的心忧愁烦闷。
 
在一个地方驻扎,丢失了我的战马,哪里能够找到它?在那深深丛林下。
 
同生共死不分离,当初我们说好的。紧紧握住你的手,与你相爱到白头。
 
如今分离在两地,不让相聚在一起。离别不要太久啊,我的誓言要遵守。
 
[鉴赏]
 
这是一首久经战场的士兵思念家乡的诗。诗分五章,前三章写出征时的情景,格调忧伤。后两章转到夫妻离别时的誓言,说好的永不分离,现在却相隔万里、归期难望,许下的誓言也无法兑现,词情非常激烈.同时也是一篇典型的战争诗。诗人以袒露自身与主流意识的背离,宣泄自己对战争的抵触情绪。作品在对人类战争本相的透视中,呼唤的是对个体生命具体存在的尊重和生活细节幸福的获得。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真实而朴素的歌唱,是对人之存在的最具人文关 怀的阐释,是先民们为后世的文学作品树立起的一座人性高标。
 
怨”是《击鼓》一诗的总体格调与思想倾向。从正面言,诗人怨战争的降临,怨征役无归期,怨战争中与己息息相关的点滴幸福的缺失,甚至整个生命的丢失。从反面言,诗作在个体心理,行为与集体要求的不断背离中,在个体生命存在与国家战事的不断抗衡中,在小我的真实幸福对战争的残酷的不断颠覆中,流显出一份从心底而来的厌战情绪。这一腔激烈的厌战之言,要争取的是对个体生命存在的尊重,是生活细节中的切实幸福。
 
 
 
这首诗在结构和手法上有不少独到之处。结构上,它基本按时间顺序,写出一个被迫南征的兵士在出征前、出征时和出征后的复杂心理和行为,其中又插人回忆,形成往事与现实的强烈对比,在结构上形成顿宕。同时,在叙事之中又间以抒情,在情感上又形成波澜。尤其是最后一层,完全是直抒其情并皆以一兮一字结尾,我们似乎看到一个涕流满面的征夫在异乡的土地上,对着苍天大声呼喊,对着远方的亲人诉说着内心的思恋和苦痛。
 
本诗五章,可分为四部分,大意是征战——丧马——思人——反战这样一个序列。
击鼓而战,鸣金而收。不管是击鼓还是鸣金,都意味着死亡。进攻被抵抗,撤退被追击,枪剑无眼,“不光你想着和你老婆偕老,敌人也想着和他老婆偕老哇!”“一将成名万骨枯”,当官的就是知道在后面击鼓,你他妈的上前面来试试!吴起、白起,哪个是在前线死的?你们游说君王,发动战争,称臣封侯,还不都拿我们当炮灰?你们是和谐了,我们和和谁去呀?马死了、媳妇改嫁了,不怨你怨谁?
这是一个普通士兵的控诉吗?

 
击鼓诗经赏析翻译

 

 
似乎不是。几点证据。

 
       1、我独南行。一个人?去做什么?下句解释了,这是打完一次胜仗以后的再次军事安排,这是一位将领,一位打胜仗的、“有用”的将军,因为“平陈与宋”胜了,所以“孙子仲”邀请他再去攻城略地,续图霸业。从战争的规模讲,平陈国与宋国,是一场诸侯国之间的战争,“平”了,就是服了,从战争的规模、结束战斗,至少是让其缔结城下之盟的战争,因为已经站在“土国城漕”的高度了,本来说好了借来打一仗就完了,谁知道越打越上瘾,要南征,打败仗的、番号取消,回国请罪;打胜仗的,组织上安排继续革命,就要面对魏楚了,陈宋是小国,战争规模小,危险系数小,甚至不战而屈人之兵;魏楚是强国,战争很难打,危险系数大。 

 
          2、爰丧其马。前面的战争并未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马死了,离人死,也就不远了。所以要安排后事,不能不想一想了。这一想不要紧,千古名句诞生了。说时迟那时快,将军口述,文书记录,“如果我死了,把我的绿背心送给夫人,以作留念,悲夫!”(当然,如果真的是将军,估计考证可以考出来,也算知名将领了,如果考出来,那就太好了,又增加了真实感染力)
这四句,都被引用,但由于前两句的词语后来逐渐被废弃,所以只有后两句被长期引用,作为表达夫妻感情的名句。说这样的渴望似乎很平淡,但是了解了出处以后,才真正理解,小小的一个人动作,平凡的一个愿望,(这就不是离婚不离婚可以涵盖的)在处于战争中的人来说,是多么的奢侈、急迫。

 
         3、从通篇的用词、谋篇、视角、情节来看,此公不是普通士兵,就像《卷耳》中的征夫不是普通士兵一样,“我马玄黄”,是“金罍将军”,在那个时代,士兵从农民产生,将军从贵族选拔,只有受过贵族诗书教育的人,才有这样的机遇、这样的辞章。
 
 
 
创作背景
 
     关于这首诗的背景有几种不同的说法:《毛传》认为是指鲁隐公四年(前719年)夏,卫联合陈、宋、蔡共同伐郑;许政伯认为是指同年秋,卫国再度伐郑,抢了郑国的庄稼.这两次战争间有兵士在陈,宋戍守(《诗探》)、姚际恒则认为是说鲁宣公十二年,宋伐陈,卫穆公为救陈而被晋所伐一事(《踌经通论》)。不管是哪种背景,可以肯定的是:它反映了一个久戍不归的征夫的怨恨和思念。
 

上一篇:简兮

下一篇:二子乘舟

相关推荐


关注我们

    古诗词大全_诗词_古诗词_诗词歌赋_经典诗句_诗歌_诗词美文网
返回顶部